近日,廣東省印發的《廣東省數據要素市場化配置改革行動方案》,該方案提出構建兩級數據要素市場,據悉,這是全國首份數據要素市場化配置改革文件。

  2020年4月,中共中央、國務院下發《關于構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場化配置體制機制的意見》,明確將數據作為生產要素,提出深化要素市場化配置改革之后,各地紛紛緊鑼密鼓地開展數據要素市場的構建,探索形成完整高效的數據要素結構。

  這一次,廣東提出的規劃方式可以總結為“1 2 3 X”,在形成層次分明、有機互補的數據要素市場方面有著突破性的意義?!?”是堅持“全省一盤棋”;“2”是構建兩級數據要素市場結構;“3”是圍繞數據集聚、運營和交易等環節,推動數據新型基礎設施、數據運營機構、數據交易場所三大樞紐建設;“X”是推進各個領域場景數據要素賦能,釋放數據生產力潛能。其中,筆者認為,最具有特色和借鑒意義的是構建兩級數據要素市場結構。

  何為構建兩級數據要素市場結構?

  構建兩級要素市場結構,是從資本市場吸取的寶貴經驗。中國的資本市場以一級發行市場和二級交易市場為主,發行市場決定資本產品是否可以入場交易,二級市場決定產品的價格,這種方式有機的將管理和運營相分離,在合規的同時發揮市場機制的作用。

  政府主導的一級市場可以對市場內流通的數據要素進行必要的監管,而且還能夠創新公共數據的運營模式,打破“數據孤島”,疏通要素流通渠道,讓公共數據與私人數據一同進入市場流通,發揮規模效應,夯實數字經濟所必要的數據基礎。配合包括資產確權登記、評估等一系列完善的制度,保障數據要素在充分保護個人信息安全和維護社會穩定的前提下進行規范化的流通交易。

  市場主導的二級市場則可以更好地發揮價格和競爭機制的作用。既然數據已經被明確為重要的生產要素,那么其價格就應當由要素市場的供需關系以及自身的價值來決定。市場主導的二級市場核心就是一個開放流通的交易體系,這個交易體系包含合格的數據投資人或經紀人,還包括合規的數據供給方和需求方,以及健全的市場監管和一系列保障正當競爭的制度。其存在的目標就是讓市場來決定數據要素的價格,優化數據的資源配置,增強其在數字經濟發展中的基礎作用,進一步發揮數字經濟的優勢。

  其他值得推廣借鑒的創新模式

  除了兩級市場這一創新以外,廣東“1 2 3 X”規劃中的也有其他方面值得各地推廣借鑒。

  其一,頂層設計。全國和各地區都需要有頂層設計意識,統籌區域發展,發揮比較優勢,形成差異多樣化的數據要素格局。

  其二,打造生態。數字經濟是一個生態,數據要素市場同樣是一個生態,從基建設施到第三方數據服務,從要素獲取到交易再到處理應用都需要得到重視,只有這樣才能讓數據要素煥發其應有的價值。

  其三,推進應用。經濟學中,要素市場的需求是一種引致需求,數據要素也一樣適用,進一步深化數字化改革,推進數據要素在各領域的廣泛應用,要用現實的應用需求來牽引數據要素市場的逐步完善。

  綜上,發揮政府與市場的差異化主體作用,打造互補共進的兩級要素市場,配合科學的頂層設計、完善的制度、基建生態以及多領域、跨行業的廣泛應用,相信一個多層次、細布局、規范化、高效率的數據要素市場正在逐步形成。

更多精彩,請關注“官方微信”

qrcode_for_gh_3fb56a5f9578_258.jpg  

qrcode_for_gh_d37d7c6bd5cb_258.jpg

 關于國脈 

國脈,是大數據治理、數字政府、營商環境、數字經濟、政務服務專業提供商。創新提出"軟件+咨詢+數據+平臺+創新業務"五位一體服務模型,擁有超能城市APP、營商環境流程再造系統、營商環境督查與考核評估系統、政策智能服務系統、數據基因、數據母體等幾十項軟件產品,長期為中國智慧城市、智慧政府和智慧企業提供專業咨詢規劃和數據服務,廣泛服務于發改委、營商環境局、考核辦、大數據局、行政審批局等政府客戶、中央企業和高等院校。

責任編輯:zhouxin